甲骨文公司突然宣布大规模裁撤中国区的研发技术员

0

营收零增长,净利润暴跌59%!
断尾求生、大幅裁员!
刚刚传来大消息,美国科技巨头甲骨文公司突然宣布:大规模裁撤中国区的研发技术员,首批裁撤规模近千人。

据悉,此次主要裁撤的是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CDC)相关人员,共约1600人,而首批被裁员工数量约900人左右,其中超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第二批裁员或将在7月进行。也就是说,此CDC将被整个关闭。
忽自其来的突然裁员,杯水车薪的赔偿条件,让甲骨文中国员工怒拉横幅反对:“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相对”、“我们要工作,孩子要上学,为何如此下狠手!”

除了大规模裁员,甲骨文的盈利能力更是让人堪忧。用惨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这家老牌科技霸主今天的窘境:
2018年,甲骨文总营收398.31亿美元,基本零增长;净利润仅38.25亿美元,同比暴跌59%。
是的,你没看错,甲骨文,这家10000亿市值的全球巨头,在短短几年间,就盛极而衰了。

这一切,又一次印证了马化腾说过的那句话:“巨人稍微没跟上形势,就可能倒下。巨人倒下时,体温还是暖的。”它衰败的速度如此之快,快得让所有人猝不及防,让所有人心惊肉跳,让所有人扼腕叹息!
这么一个血淋淋的惨剧,值得我们所以人警惕!

甲骨文,一个曾经神一样的存在。
这家1977年创办的数据库公司,曾经是全球软件领域不折不扣的王者;它的战绩,一度让无数对手不敢仰视:
全球最大的软件服务商!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2018年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位列第31位的科技巨无霸!世界上所有的行业几乎都在应用甲骨文的技术,全球前100强公司有98家都是甲骨文的客户,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要用甲骨文的数据库。
甲骨文公司的崛起,来自于软件1.0时代,押注数据库的成功。
1970年,IBM的研究员埃德加考特发表了一片著名的论文《大型共享数据库数据的关系模型》,奠定了关系型数据库软件的理论基础。
1976年,为IBM开发软件的埃里森读到了这篇论文,立马意识到其中的巨大商业价值,立马拉上两个同事创办了甲骨文公司。

甲骨文的软件一推出就受到了市场的欢迎,并且很快获得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和海军情报所的订单。从此之后,甲骨文公司一直引领着数据库软件市场的发展,并且伴随着数据库软件在企业中的广泛应用而不断壮大。
由于连续12年销售额每年翻一番,到了1988年,甲骨文公司年营收已超1亿美元,成立全球第四大软件巨头。也被媒体称为最佳和利润最高的公司之一,埃里森也因此成为了硅谷首富。他结婚时,乔布斯都是他的婚礼摄影师。

2000年开始,甲骨文和IBM、微软在数据市场三足鼎立。直到2013年,它超越IBM,成为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巨头,世界最大的企业级软件公司。
彼时的甲骨文,站在时代的风口,凭借着传统数据技术称霸全球,如日中天!那时候,如果有人说,在杭州苦苦挣扎的马云阿里巴巴公司,将在软件方面打败甲骨文,估计会看成是一个疯子。
然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正当甲骨文如日中天的时候,危机开始萌芽:软件2.0时代要来了。
甲骨文公司的衰败,恰恰来自于随着软件2.0时代到来,面对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态度傲慢,反应迟钝,节奏缓慢。
2006年开始,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崛起,传统数据技术最大的竞争对手正式诞生了!传统数据技术是软件1.0时代或是“买物理机”时代的产物,到云计算时代,则变成了买“计算服务”的软件2.0时代。

10多年来,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发展,当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已经进入软件2.0时代,坚决以云业务优先,一路狂奔时,甲骨文却停留在以前的成绩之中,停留在软件1.0时代。
凭借高市占率享有高额利润,甲骨文公司显得志得意满,宁愿蒙上眼睛,把自己原有技术架构的灵活性说成是云,而核心技术还是围绕传统数据库——一些本来就不是云时代的技术。甲骨文公司员工,则处在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氛围之中,强调高福利,强调岁月静好,享受人生。看看业内对甲骨文中国公司的评价吧其中一个评价是:“这是北京最大的一个养老院,工作一向以轻松著称”。
松弛也就算了,还傲慢,公然站在新技术等对立面!看吧,当面对对手的巨大冲击时,甲骨文的埃里森竟然表示“我完全搞不懂那帮家伙在说些什么,简直就是一派胡扯。云计算到底是指什么?省省这种愚蠢的概念吧”。
一步错,步步错。等甲骨文真正意识到云计算是未来,必须转型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一方案,赖以为生的数据库业务已经正在被云数据业务蚕食。另一方面,在云计算领域,甲骨文不仅落后于微软、亚马逊等老对手,还被中国市场上的阿里云甩在身后。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报告显示:亚太地区云计算市场中,阿里云、亚马逊、微软分列前三,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其他”。
写到这里,我不仅一声叹息:“让你强大的,终将埋葬你。”在这个快速变幻的时代,今天成就你的,明天却可能成为你前进的枷锁,甚至让你一败涂地。
甲骨文这个昔日科技巨头,就是因为未能把握大数据、云计算发展的战略方向,壮士断腕,及时调转船头,在短短几年间由盛而衰,真是令人唏嘘!
时代抛弃你,真的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

更可恶的是,没赶上云计算的甲骨文,不是迎头追赶,而是开始走上了四处碰瓷的道路,成为人人头疼的专利流氓。
多年来,甲骨文频繁发起专利侵权诉讼,通过起诉对手来获取巨额赔偿费用,惠普、谷歌、苹果都曾被它告上法庭。

毫无疑问,在经营不善、营收持续下滑之际,甲骨文靠四处起诉侵权,也能获得可观的收入。
但必须要说,这种专利流氓的行径是可耻的。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埃里森竟然以“莫须有”的罪责,公开碰瓷中国。
2018年10月份,埃里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公开表示:
“我认为盗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为他们(中国)带来了巨大的优势……”
“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如果让中国的科技公司打败我们的科技公司,不久之后,我们的军事也会落后于中国,我们的经济也是如此,我们与中国存在激烈的竞争,我站美国队,希望我们能够获胜,我们可不想屈居第二”。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就是埃里森所谓“企业家精神”的本质:看到了中国相关IT企业的崛起,对甲骨文公司带来了挑战,担心公司的业务受损,就开始信口雌黄,口不择言。
僵化、守旧、脱离了具体的商业场景,这样的甲骨文公司必然衰落;固步自封,狭隘傲娇,这样的埃里森者,也必将被时代抛弃!
而敞开怀抱,拥抱创新,比如中国的阿里、腾讯、华为的云服务,却正在快速成长。
说什么盗用知识产权,说什么不帮中国培养工程师,这些狂妄自大、胡说八道的疯话,只会让中国企业更加发奋图强,迎头赶上和超越!

21世纪的商场,真的是瞬息万变!
诺基亚!柯达!波导手机!一个又一个曾经称霸一个时代的科技巨头,接连在21世纪不断倒下,难以翻身;
电脑、相机、手机、电视;一个又一个我们所熟悉的领域,正在被互联网不断改变!不断融合!
是的!这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年代,无数的机会令人心动,一个伟大品牌往往在一瞬间便打造而成;这也是一个冒险的年代,未知的的风险又令每一个人不寒而畏。
一场场风暴的到来,就像彼得伯恩斯坦在《风险》中说那样:企业兴盛或衰败,股市繁荣或崩溃、战争与经济萧条,一切都周而复始,但它们似乎总是在人们措手不及的时候来临。
在这样一个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江湖里,每个企业家,必须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必须集中所有时间和精力,去辨析各种敏感信号,去洞察战略大势,去绕开陷阱,去把握机遇和促成创新。
在中国制造业告别粗放式发展,向附加值更高的产业链高端攀升时,中国企业进入了步步惊心步步为营的发展阶段。对中国企业来说,战略思考和把握能力显得越来越重要。
一个企业发展的关键处,往往就是那么几步。向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黄昏,关键处行差还是走对,靠的,就是企业家的战略思考和把握。
凡所过往,皆为序章!

标签: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发表评论

Logo
注册新帐户
重设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