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需要的模拟芯片依赖进口

0

华为海思研发的主要是数字芯片,用于华为手机与华为通信设备当中,而模拟芯片、光通信芯片等产品还是要依赖进口,其中部分就来自美国;此前华为公布的核心供应商当中就有33家来自美国,占其核心供应商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其中就包括了Intel、高通、博通、ADI等美国芯片商,这说明华为对美国芯片有一定的依赖性。
以模拟芯片为例,全球前十大模拟芯片企业均是欧美企业,其中以美国的德州仪器最大, 占有18%的市场份额。中国模拟芯片企业在全球非常落后,有数据指国产模拟芯片占国内市场的份额只有10%左右,可见国产模拟芯片企业与欧美企业的巨大差距。
导致研发模拟芯片困难的原因在于,模拟芯片相当依赖于工程师的经验,其工程师真是要工作十多年才能一步步积累这些经验才能取得成果,而没有标准的开发工具,这与数字芯片有一套完整开发工具是非常不同的,例如手机处理器,ARM提供了标准的核心,手机芯片企业购买回来后调整功耗、对核心运行进行调度设计等。
模拟芯片的制造也与数字芯片有很大的不同。模拟芯片企业一般都有自己的芯片制造厂,并且为不同种类的模拟芯片开发不同的制造工艺;数字芯片有很大的不同,各个芯片企业在开发出芯片后,交给标准的芯片代工厂就行,即是华为海思设计的手机芯片可以交给台积电制造,也可以交给中芯国际或三星制造。
正是因为这些巨大的差异,导致目前国产芯片企业取得成绩的主要都是数字芯片企业,紫光展锐已成全球三大独立手机芯片企业之一,华为则位列全球前五大手机芯片企业,华为研发的手机芯片甚至在技术上已与手机芯片老大高通相当;模拟芯片企业研发的主要都是中低端的模拟芯片,而高端的模拟芯片还是主要依靠进口。
华为已在竭力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华为目前的两大业务分别是通信设备和手机业务,在手机芯片、通信设备的部分数字芯片等也可能会加大采用华为海思芯片的力度,这方面在最有可能实现以华为海思芯片替代进口芯片的,据分析指目前华为手机有超过半数已采用华为海思的芯片,在受到美国因素的影响下,华为手机中的自主芯片比例可望进一步提升。
华为在服务器和云计算方面正推进以自主替代进口,其已开发了自主架构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并采用鲲鹏920芯片推出了泰山服务器,近日华为又推出了高斯数据库,高斯数据库对标的是甲骨文(Oracle)、微软、IBM等传统数据库巨头,这被喻为它正在打造完整的服务器生态,不过由于华为的服务器芯片和高斯数据库刚刚推出,它要赢得市场的认可还需要时间。
不过在模拟芯片均主要方面还需要依赖欧美企业,其中对美国模拟芯片企业博通和ADI的依赖较大,面对当下的环境,华为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与欧洲的模拟芯片企业合作,目前模拟芯片行业第四名的英飞凌、第五名的意法半导体、第六名的恩智浦等均为欧洲企业。
此外华为在射频芯片、高端交换路由芯片、高速接口芯片,数模转换芯片、光通信芯片等方面还需要依赖进口。市调机构赛迪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华为自海外采购的芯片金额高达140亿美元,同年华为海思近五十亿美元,华为进口的芯片金额是华为海思营收的2.8倍,可见它对欧美芯片的依赖性是比较高的。
华为目前所遭遇的难题,对于中国芯片企业来说或许会成为一个机遇, 除了扶持华为海思这些数字芯片企业的发展外,我们还应该扶持模拟芯片等其他芯片产业的发展,因为只有我们自己发展起来了,我们的制造业发展才更有安全保障,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也有足够的规模发展自己的模拟芯片等产业。

标签: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发表评论

Logo
注册新帐户
重设密码